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故乡的石磨(猫眼看世界--洞里千秋)

 
 
 

日志

 
 
关于我

我来这里正如我来到这世界,一样的只是一个过客,一个符号,抑或是一片落到地上的叶子.惟有故乡的石磨,它存在,但它却永远只是沉默.

网易考拉推荐

流离的空间  

2016-05-23 22:02:06|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么寂寥,就在那寂寥的空间,注进了我的灵魂,这一刻,这世界属于我。

 最无聊、最无奈的时候,要算在候车室候车的时候,在熙熙攘攘不停吵闹着的人群中耽着,看大家怡然自得的各具神态,却没有一个人可以聊天、可以寄托旅途中的心绪。大多这样的时候,我只看书。行走的时候,我总带着书,以此排遣旅途中的寂寞和无聊。有时候就躲在一个角落里旁若无人地拿起笔来写一时想写的东西。因为常常在这样的时候,心情极干净、极自我、极自由,是不会被外物事所干扰的,这时我自封闭在我的世界。

 这个车站建在广西河池城中,在候车室里候车的人,大多说着我很少能够听懂的本土语言,字与句之间没有明显的间隔,字与句之间的发音又大多是由卷着的舌头从牙缝和齿间推挤出来的还夹着浓浓的鼻音,无法听得清,也就很难听懂一句完整的话。他们三五成群或两三个人叽里咕噜窃窃私语,个个聊得兴趣盎然,可见大家都那么旁若无人、自由自在,在他们的眼前惟有自己和亲友,这就是世界,各自的世界。

 这个候车室还算是比较宽敞,尽管只有一间大厅,因为比较大,大厅里的四面墙壁上并等距离间隔列挂着四十多英寸的液晶电视屏幕,无论你坐在大厅的哪一端、哪一面,你所面对的都一样枯燥无味的各种电视广告。

 因为无聊,我数了数那些挂在墙上的电视机,竟然有二十一台!对这个大厅而言,似乎显得有点多。这里的旅人不是很多,每一次的车程上不了多少旅客,和成都、广州、乌鲁木齐相比,真是可以算作“寥寥”。

 我们从上午一点候到下午七点多,来往大厅里的人也不过千人,而每趟车上下只有几十人,只有晚点的这趟开往成都的列车有百人以上。

 平时大厅里除了一些好动的孩子蹦蹦跳跳而外,那些百无聊赖的成年人大多只是呆呆地坐在冰凉的铁凳子上,或东张西望、或闭目养神,很少有什么人在大厅里走动。

 大厅还算安静,因为陌生。

 这大厅虽然宽敞,旅人稀少,而地面却不怎么干净,间或有一个清洁员来扫掉人们随意丢在地上的食物包装、废弃的塑料袋和揉成坨的餐巾纸,而那些随时滴在地上的汤汤水水,却未见清洁人员用走布擦拭,白色的瓷砖地板上到处都可见到污迹斑斑,这现象在其他车站就很少见,显得邋邋遢遢给人感觉脏兮兮的,空间污浊。

 下午一个接班的清洁员,一进大厅,就开始移动那几排挤在一起的长铁凳子,在地上拖拉的铁凳子与瓷砖接触发出刺耳的声响,她却随心所欲地拖拖自如,她神情木然,自始至终旁若无人地、持久地制造着这刺耳的噪音,一排排拖过,拉齐对好,这工作看来她已习惯,不累不烦,还加上一种极好的忍耐,她应该是令人钦佩的,至少她在那么认真地工作。

 大厅里没有人理视她,她忙她的,大家依旧各行其事。

 老向坐着无聊,一看时间还早,说想出去走走,我叫他出去回来时顺便买一斤白切鸡,在车上吃,因为在车上还有一天的时间要坐,光吃方便面也不行,他有些小酒瘾必得一点肉食来铺垫。

 他出去了个把小时才回来,只见手里提了一个印制的纸质包装袋。

 我问他买的什么?他说炸鸡。随手把纸袋拿给我。我看了看里面装着的两个裹着厚厚一层面粉的炸鸡,便说:你能咬得动?

 可以,他说的笃定、轻松,还再一次强调,外酥里嫩。

 谁说的?老板。

 哦,那你到时间吃吃看,是不是属实。我才不信他能咬得动。上下牙没有一个对齿的,吃这样坚硬的油炸东西无望。

 这种东西,在家我们从来没有吃过,煎炸食品有百害而无一利。在家从来不吃也从未做过,路上行走,无奈,有得吃就行。

 

 第二天中午,我拿出昨日老向买的炸鸡,撕开外面那层厚实的面膜,取一小片尝尝:哇!好坚硬的东西,老向肯定咬不动。

 我嘟囔着:白痴。

 我只好把那层炸面全部撕掉,结果一看这还是一个小小的鸡翅,干巴巴的上面附着那么少的一点点肉!怪不得十元买俩!大面坨大骨头没肉,没办法已经买成这样的了,只好凑合着吃了。

 十九号上午十点来钟火车因为晚点半个多小时到达重庆车站,一到站老向就招呼我下去留影,一出车厢,扑面而来的是湿重的迷雾,铁路两侧的楼宇被湿雾深深地笼罩着,画面朦胧不清晰,我说不照,我最讨厌这种垃圾留影,走哪都咔嚓那么一下,人呆、景物也呆,死气、沉闷、没有一点活泛气。

 他却说:你只会扫兴,没有一点情趣。

 不好抹老向的兴致,他坚持就来那么一张,互相咔嚓了一下。

 不高兴还不行,他说我破坏气氛,你这人连凑趣都不会。便嘟囔边叫我摆姿势,我催他快照别那么多废话,我给他照的时候,只一下就按了快门,他不放心,查看我给他照的影像,说我给他拍的画面模糊,肯定是手抖了。

 什么手抖?那么大的雾,根本就清楚不了。

 他的兴趣,你只要附和着就好,一辈子唠唠叨叨过来的,早已司空见惯、也早已习以为常、也早就麻木不仁了。懒得回嘴,随他去嘟囔几句了事。

 夫妻之间,家长里短、磕磕碰碰的琐事日日上演,不要那么认真,得过且过日子就会过的平静。

 在重庆站,车上的旅客已经下去了一大半,而在我们这节12号卧铺车厢,也就只剩下十来个人。原本拥挤的车厢一时间空旷了、吵闹的声音也随之而消失了。

 火车缓缓向前行驶着,路过江津,长江在雾幔中渐渐显露了出来,江上行驶的江轮由若隐若现到清晰可见了。

 山、水、雾、轮船都在朦胧中存在,只有火车是那么坚实的流动着的依托,我伏在上面迅跑、奔驰,看两岸的景物流动,山上的树影婆娑,那些一带而过的山中白色小屋、还有偶尔一晃而过的小屋房顶上那抹灰黑色瓦屋面显得古色悠远,似乎正在企图颠覆着现代都市的堕落,亮迹这古老的淳朴和厚重,人间曾经原是这般简单而干净。

 从车窗两边飘忽过去的青山密林,尖状的碎石块,还有那些已经扎根在山边的已成规模的高层建筑,楼宇、别墅,是时代的点缀,富人的天堂。

 而临近铁路边的还有一些工厂,和正在建筑的不知项目的大型工地,尤其一些正在生产水泥的厂房,那些喷吐烟雾的高大水泥罐子,就像大地上应时生长出来的无比坚硬的茧子,从而连成一片生硬的肿块,无论年代多么久远都不会消失。    

 这自然界的美会因此变没、消失、而忧伤,在划开口子的地方流着泪。

 人们在向地球的纵深挺近,这里的密林深处有浓烟滚滚,曾经在这里生活的生物再一次后退,有铁路通过的地方、有人们筑楼的山林,寂静便不在了。

 吃过午饭后,行进在大山深处的铁路,可以看见更多的一些漂亮的小楼,知情的旅客说,那些是近年来富豪们盖的私人山中别墅,单看外观就很漂亮。

 这些年,中国的确渐渐滋生的富豪菌落在全国各地疯长,贫富的悬殊也越来越大,人们七嘴八舌、毫无顾忌地大放厥词,予以拼击,有人附和、有人无语,想无语的人们早已麻木了神经,这些悬殊的现状,他们也许早已习以为常了。发泄之后,只能徒留悲伤。革命后的六十年,中国所上演的这一幕幕历史剧,实在是太过精彩、太过奢华,只可惜还有许许多多依旧在阴沟里挣扎的人群没有翻身,这就是人的宿命,你只须认命就行。

 火车路过綦江,只见沿途已有过年的气氛,街道各种建筑物上挂着红灯笼和各种渲染过年气氛的红色广告、标语也纷纷映入眼帘,红色尤其显得热闹、喜庆。

 火车已进入成都平原,两岸的风景除了满目的青翠,就是一片一片林立的新盖的至今还没有人来居住的电梯公寓,状似摩天大楼巍然耸立和一些错落有致的小高层。这些年,全国各地都在向楼宇进军,各种高楼鳞次栉比,充分显示出旷古无人能及的楼宇繁荣,好像在一步步实现着杜老诗人的宏心大愿:“安得广夏千万间,天下寒士尽欢颜”呢。

 所有的能为时代讴歌的作家、诗人都是自喜的:喜人、喜自,在认同中丝毫不会盲目。

 从南宁到成都,一日一夜的车程不算漫长,路上拾取着点点滴滴。

 我喜欢这种奔波流离的生活,行走的风景,每一处都有每一处的不同,都有惊喜、都有收获。

 在快近成都时,一直慢悠悠的司机不知为什么显得有些着急和毛糙,常常在行进中把火车开的磕磕碰碰,白天几乎没有办法打盹。一次刚想睡会,不知为什么一个急刹,窗户边茶几上摆放的瓶瓶罐罐呼啦啦砸下来,把脑袋砸的青痛,车上的旅客惊魂未定时急忙趴着车窗向外看,路边的行人也疯也似的朝火车前面奔跑着拢去,我坐在床上没有动,知道看不见,车头遥远。果然几分钟后,火车就晃动着扭曲着开动了。

 火车到内江车站,陆陆续续上来和陆陆续续下去的旅人,这趟从南宁过来的K143—12号车厢就只剩下三个人。

 

 旅途结束了,结果一到成都就上演了那么惊心动魄的一幕!

 也许这一幕会成为以后流离生活的结束、一个句号。

 今后将不再行走。

 因为我不想再那么担惊受怕。

 继《流里的空间》之后将再写前篇《劫后余生》的续篇《在劫难逃》。

流离的空间 - 故乡的石磨 - 我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46)|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