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浮生一梦

故乡的石磨(猫眼看世界--洞里千秋)

 
 
 

日志

 
 
关于我

我来这里正如我来到这世界,一样的只是一个过客,一个符号,抑或是一片落到地上的叶子.惟有故乡的石磨,它存在,但它却永远只是沉默.

网易考拉推荐

冬至  

2016-12-22 22:38:47|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是二十四节气中的冬至节。

        早上要做鸡蛋韭菜包子,中午照例过在伊犁过得冬至节---包饺子。按这里的习惯是吃羊肉。可是他们这里上趟街几十里路,他们也很少把每个节日当回事,就依了我们。一大清早我就到他们菜地里割了韭菜,早上还做了一锅韭菜鸡蛋包子,鸡蛋是家里的鸡下的,都算是顶绿色的食品了。

        忙了大半天,包好饺子,叫大家吃饭,还不错,今天的饺子味道也好,八十多个饺子,五个人吃,最后还剩七个,老X就着饺子喝了一盅酒,给我也来了半盅,喝完后,就有点晕晕乎乎的,看来今天中午又要睡会了。

        第一次这么爽快地干了这盅酒,老X说:冬至节,喝吧。

       不劝还好,这一劝,就毫不犹豫地喝了。很少喝酒的我,这半盅酒竟然没有把我打到,还能坐在这里写字。

        平平淡淡的日子,平平淡淡的活着,或许在别人眼里太过平淡而无滋味,自己觉得舒适、安逸就好,如今年迈,已经不在乎那些轰轰烈烈的日子了,平静再好不过。

        现在都快三点了,妹妹还在下面伺候她的那些花花草草,在这山野乡下,虽然到处都是野花野草,她还是弄了不少的花卉回来养着,前几天一个亲戚又给她从城里拉回来几盆花,两盆开着鲜艳的粉紫色花的三角梅和一盆半人高的桂花树。她很喜欢,准备把这些花养在院子里,想把桂花树也种在院子里,我说,桂花树以后会长很高、很大,还是在大门口吧。

        菊子爸妈不太喜欢弄这些花花草草,他们大部分的时间都忙绿在田间地头,上千棵的芒果树都要他们精心伺候,真的没有闲心弄这些。还有圈里的猪和鸡、鹅,每日都忙不应暇,早出晚归,回到家早已身心俱疲,实在无暇顾及其他。

         好在妹妹在这里还要住几年,她很爱花,就抽时间弄了这些,现在我的桌子上就有一棵绿油油的绿萝,娴静地搁在电脑后面,和窗外山上那些阶梯有序的芒果树遥相生辉,生成一种恬静有序的情趣。

        生活,这就是一种平淡的生活,虽然无味,却也安静,白昼耳边不时响起鸡和鹅的鸣叫声,还有在院子里不是飞进飞出的小麻雀,它们夜晚居住在南去的燕子筑的巢里,享受着别人巢穴的温暖,这似乎有点像我们这些候鸟,来此猫冬。

         那天(22号)下午李菊爸爸开车把我们接到家,七岭八坡,一山连着一山,山山相连,汽车在山中辗转奔驰,在山中爬上又顺路而下,一开始从城里出发,一直沿着金沙江最后到进入大凉山,盘山而上,走了一个来小时,最后终于来到居住在大山深处的家里。

        到山里不知不觉一个星期了,开始被大山吸引,几日漫步下来,渐感疲惫,周五(25号)下午贝贝一家回来,一进门见我正坐在门口的一个小凳子上给猪剁红薯藤子,他的第一句话就是:“哈,看来姨姨已经进入状态了!”

        “哦,就是。”一句话五味俱全,说不出的感慨与冥想,这里是我为寻觅温暖而来,竟有着意想不到的收获,似乎回到了几十年前儿时的乡村。那里有一种亲切而又繁复的终日不停闲的农事劳作,看见菊的父母整天忙不迭的走进走出,早出晚归,忙忙碌碌,山中几十亩的芒果树、石榴树、木瓜树、桂圆树,还有一些日常吃的各种蔬菜与家禽和一池的鱼,施肥、浇水、锄草、以及给那些嗷嗷待哺的猪和家禽拔草熬食,真是整日忙的不亦乐乎!

         农民,无论现代还是往古,想来都是一样的维持着亘古重复不变的生存方式。

         这里地处大山深处,地是他们从山边上一小块一小块开垦出来的,这些地依山势顺级而上,远看比大寨的梯田规模要小得多,有些地只能站下一个人,所以只种一棵树,就这样一棵一窝从山下种到山顶,几百棵甚至上千颗果树就靠他们夫妻俩一镢头一镢头开垦出来,如今已到结果的时候了,今年就开始了收获果实的时候,第一次收获下来,一年约有十万余元,这些钱来之是何等的不易!山顶上的果子要一背篼一背篼背下来,山高路陡,一不小心就会连人带背篼滚下山来。就这十来万除去一家人一年的吃喝拉撒也就所剩无几,若有孝顺儿女能够帮衬一二倒也过得去,若遇者不晓事的再回来要个三瓜俩枣,那这日子也就过得紧巴紧了。

         好在他的俩闺女还算明事理。

        幸苦,幸苦!

       农家乐?乐在何方?农家乐,乐在哪里?

        可是他们的祖祖辈辈就是在这山中生存、繁衍,至今也几乎没有丝毫的改变。只是现在他们有了与过去不一样的命运,一切都在渐渐地变得美好起来,有衣穿、有钱花、有肉吃、有房住、有车开,也有了电灯电话,大多家还是楼上楼下呢。很久以前人们不是都奢望:今后要是能够住上楼房,点上电灯,家有电话,就知足了。这不,小小的目标或是大大的愿望已经实现了嗳!

         这里的天和绵阳的阴多晴少比起来是晴多阴少。今日又是阳光普照,虽然高温是二十度,但一点也不觉得冷,早晚也不用穿棉衣,夜间睡觉也不用盖厚被子。不知道到了深冬这里的气温是不是还是这样?要是气温一直维持这个水平,想来这里的冬天还是比较好过的。

         来此已经一周了,渐渐习惯了这里的人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习惯,每当清晨看见伸进窗户里的第一缕阳光,就睡意全消......

         只是无序的身边琐事,使我无法安宁下来读书写字,昨天送走老刘,今日算是安定下来,只是还无法确定是不是真能定下心来做点我想做的事?这次说是做一次完全的放飞灵魂,轻轻松松的过一个无所事事的冬天,然而贼心不死,每每总有重重心事堆积于心,不得轻松,尚若旷日持久闲散下去,心灵麻木,灵魂僵硬,状若行尸走肉如何是好?总有些心有不甘也!

       今天有点清闲,做早饭,吃过后只剁了一些鸡鹅的青草,端去给那些饥肠辘辘的鸡鹅喂了,看它们纷涌而至的吃抢镜头,就知道它们着实是饿了。鹅与鸡同圈,好吃好喝的,那些鹅们先来抢着吃了,最后所剩无几,鸡们只好在地上捡拾一些鹅们吃剩下的残渣剩末,大概鸡们总是饿着的时候多,所以几乎很少生蛋。而那些大大白白的鹅们只是迈着绅士般的步伐,悠闲自在的在那里梳理着无法干净的羽毛,也几乎很少生蛋。大概是他们的食物并不营养吧?

         这几日都没有陪老X出去走路,老刘在,他俩一起走,今日清闲,也没有和他一起出去,他一个人出去走走。我想静下来自己和自己说说话。出门在外,总该记录一些所闻所见,看见、想到,多多少少记点,留下痕迹,不至于什么都不见了,生命总是在流动,在消失,懒散的话就什么都没有了。

         再回头去寻觅,也只是一无所获。假如在这里生活一个冬天,因为懒散终无所获,岂不悲哀?生命总是多磨多难,无所把握,时时记着把握那些可把握的瞬间,留下那些平平凡凡的一些琐事,积累下来,虽然平凡,却是自己一路走过来的,倒也无瞎编乱造之嫌,那是自己的一份收获,野草也好,鲜花也好,美果也好,自己的自己品尝也许别有一番滋味。

        来这里的几日最重要的是每日三餐和妹妹一起做,妹妹在这里呆的久了,一切事物都已经轻车熟路,只要跟着她一起做倒也轻松。除此而外,就是侍奉那些鸡鹅,这些事,有时间要花点时间来做。妹的亲家两人忙绿不迭,做些事好为他们分担。
 
        住人屋檐就是家人,不可自行其事不理政务是不?
 
        毫无预兆的,昨晚下了一场雨,不大不小的雨,陆陆续续下了一个多小时,来这里十天才看见第一场雨,小李说:这里冬天很少下雨。所以他们夫妇前天还去山上给将死和已死的芒果苗浇了一次水,可惜有些新栽的芒果耐不住干旱已经死了。

        小李说:要补苗。

        看这里满山芒果树,大多已经成林,只有去年和今年栽的树还小,他们说芒果树三年可结果,所以,家家农户都有不少的林子,小李家少说也有几千棵,因为攀枝花属亚热带气候,这里近几年已经成了我国的芒果基地,自从让农民退耕还林以后,他们就渐渐种上了各种适宜气候生长的果树,一来美化环境,二来也有经济收入,三来保护水土流失,近几年这里的环境已经有所改变,往年因为气候炎热干旱,山上几乎寸草不生,这几年逐渐有所改变,山渐渐变得绿了,有树有草,一样望去满眼绿色,山青了,水绿了,水都在山下的沟里,去年这里建了水库,据说今年又开始还要建两座,这样这里的气候就会不再那么因为干旱缺水了。

        昨晚下来那场雨,早上起来,开窗一看,满山绿油油的,白云蓝天,空气也就格外的清新起来。

        今年冬天,不咎几百里来到太平,投奔菊子父母家,原本就为着一份温暖,陪老伴来这里过冬,绵阳的冬天不好过,只好趋阳而来,奔着一份温暖。

        这里地处大山深处,进出不是很方便,每户人家相隔几百米甚至一两里地。是个潜心修行的地方,好在老伴也不是爱热闹的人,趋着这份清净,倒也喜欢。来到山里,感觉不错,每日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倒也舒适,过着农家生活,只要不冷,这冬就这么过了。

         冬日阳光没有那么烈,温和地照在大地上,有点暖,不觉冷,这已经算是舒服了。来这里的初衷就是奔着暖和,这样的气温就很好,除了早晚,午间很好,坐在院子里晒太阳,看书、喝点咖啡,这个冬天就这么过倒也惬意。

         好几天,都在忙绿中度过,好多的农活要陪着菊子爸妈去做,从摘豌豆开始,一忙就是好几天。今天一吃过早饭就去菊子大舅家帮忙,他们家今天杀猪,说是吉时,一不是破五,而不是属木,三不是属水,是个属金的日子,最吉利的杀猪的日子,他们这里家家杀猪都要看黄历,这是一个从古延续至今的民俗。

        他家杀了三头猪,一伙亲戚们都被邀请去,能帮忙的帮忙,不帮忙的就去吃杀猪餐,这也是这里的一个不成文的规矩,到这里快一个月了,就去吃了三家的杀猪餐。眼下几近年底,家家似乎都要杀猪,看样子这样的杀猪餐还有的吃。不过,老X下周日想回仁和,贝贝在那里四十九租的有一套电梯公寓,想在那里住一段时间,山里他说已经住的差不多了,菊子家附近的沟沟坎坎已经走遍了,不想再天天散步去爬山了,随他吧,本来就是陪他出来过冬,他说去哪里就去哪里,我无所谓。

        今冬就在攀枝花过。仁和也好,太平也好都由他决定。

         日杂琐事无巨细,总是有的忙。可能回仁和要轻松点,只是害怕耽误牛牛学习,贝贝说不要紧,他也为我们去住准备了沙发床,也好就先过去住住吧。习惯的话,就不会再回来山里了,到明年开春暖和就回去了。年级大了,老是颠簸,有点累。
         
         这里的阳光始终这么明媚,到这里就要一个月了,只下过一场不大的雨,日日都是好天气,没有一丝雾,更不见一点霾,这里是个空气清新的地方,总是蓝天白云,阳光普照,眼前的山峦起伏,山中的绿树与山沟里的溪流映照,坐落在山中星星点点的农户,各自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原始生活,听鸡鸣而起舞,合着清脆的鸟啼,伴着时不时擦身而过的一阵阵清风,风中带着一丝丝清香的各种青草的味道,这里也许就是二十一世纪没有被现代的雾与霾熏染的世外桃源。

         现在已经进入深冬,可是气温还是暖意洋洋,丝毫也没有一点冷意,今年的冬天在这里猫冬没想到会这么暖和。中午孩子可以在院子的太阳地里洗澡不知不觉,今年就到了年底,还有九天就又要开始新的一年了。

          一 个全然不知道时间会这么毫无目的的过着,而时间也会毫不留情地悄悄滴溜走。我一直不知道咋样来安排这些未知的日子,很想做而始终都没有做的事,只在想象中偶尔被想起或动手来做,又半途而废地被搁置。

         今年的这个冬天,原来就是被我计划彻底放松的时间,因为来到这里,根本无法设想是一个什么样的环境,所以只有做一次彻底的放纵。事实上也的确是这样,山野乡村,寂静安宁,却终日都显得忙忙碌碌,无暇片刻的清闲,总有你无法预知和做不完的琐碎事物。

         我不是一个好逸恶劳的人,跟着妹妹他们一起忙绿,所有的家务和农活都会和他们一起尽力去做。我觉得这样的度日很愉快,忙绿着并快乐着。

         很多时候,没有人可以左右我们的生活,生活始终都是一个人的事,除了全工作族没有自由以外,对于自由职业者们来说,完全有能力把握自己获取什么样的生活来度过每一天。

         这十几年的流度,无所事事也好,偶尔的挑灯夜战,一切都在不经意中荒废。梦与被梦与邂梦,都那么无序、无解,太过自由、就会太过散漫,也就一无所获。

         溅血是个失去的记忆,却颜色依旧始终不肯褪去。这是刻骨铭心,尝试着一层一层从记忆中剥脱掉它,知道这并非易事,老眼昏花、意识清晰,一点一滴的都丝丝缕缕在心中趟过,一切早已消失殆尽,唯独留着这片颜色点点鲜艳。

         人类悲哀的地方,就是不该留着的却始终无法忘记。应该记住的却总会消失的无影无踪。

         什么时候才会做到“人杳双忘”?

         今生怕再也不能够。留着一片废墟,偶尔光顾,没有去路,没有归途,一次次擦肩而过,一次次决绝不肯回首,一次次心痛得痛心疾首,却无意去破坏一个美丽的建筑,留着时时瞻仰这朵开着五色花的无果之树。是不是太美丽的东西都会给人留下永难忘却的记忆?

        记着就好,在深处开花,在底下炫丽,这是一棵无果之鲜花之树,只想看着它开花,并不期望它会结果,有花就好,花是一种美,是一种在期望值上驻足的期待,也许不至于绝望的追忆。

         那些似是而非的思想、希望、梦幻都在幽冥莫辨的记忆深处泛滥、涌动,直到生命的力宣泄殆尽灰然死寂,一切便可结束。

        到了终点便是人杳双忘,不期待就无失望之苦,自在便不受羁盼之累。


         昨天的冬至,转眼成昨,一切都在流转中匆匆而过。

         每日清晨六点醒来,静卧半个多小时,沉思冥想,大约快七点起身做晨务,每日如此,循环往复、周而复始......

         

        
  评论这张
 
阅读(37)|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