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故乡的石磨(猫眼看世界--洞里千秋)

 
 
 

日志

 
 
关于我

我来这里正如我来到这世界,一样的只是一个过客,一个符号,抑或是一片落到地上的叶子.惟有故乡的石磨,它存在,但它却永远只是沉默.

网易考拉推荐

小木屋  

2015-08-16 09:01:57|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生活里的琐碎,常常令人疲惫。

          每日清晨,必备的课题做完,就快近晌午,天也渐渐热了起来,这时我才开始坐下来看书写字。

         一周来的乡村生活,有时候偶尔停水停电,已经渐渐习惯,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单调生活,倒也已经适应。

        看来,我本应该就是属于这里的人,前天回老屋看看,那里早已成了一片废墟,门前的小河也已改道,如果不是那个水塔还竖在那里,可能一下子很难辨别出它的方位了。

        尽管那是我曾经生活了整整八年的地方!

        俗话说:沧海桑田,变迁不可谓不大,就连这个小小的角落,经过五十年的时间,也已经变得使人无法辨认。

        我在河滩的草地上漫步,看西边的太阳慢慢落下,天渐渐变暗,却不想移动脚步,离开这里,因为这里有太多的往事沉淀在记忆里。

        门前的小河曾经被我称作“母亲河”。

        那时,母亲常常在河边挑水,洗衣,在这里几乎每天都有母亲忙碌的身影,尤其是寒冷的冬天,家里八九口人的衣服,被褥,鞋袜,总免不了洗洗涮涮。

        至今我似乎还能看见母亲蹲在河边为我们洗衣服,洗菜,依旧在忙碌的身影。

        还有我的爸爸,爷爷,奶奶,弟弟妹妹们,一个个鲜活的身影好像当年的场景在眼前浮现着……

        四十三年哪!而如今,爷爷,奶奶,爸爸,妈妈,二弟都已去了,只剩下我和妹妹,大弟和小弟四个,当年这里的场面是何等的热闹!何等的开心!何等的温馨!何等的幸福!

         去了,远了,一切的过往!

         一切的过往,去了,远了,俱已不在……

         人生似乎不再是那么漫长,慢慢走过,可是当你再回头,一切都似乎又显得那么短暂。

       

         我对丈夫说:我好想在这里再盖一座小木屋,在这里颐养天年直到终老。

        你不是疯了吧?他那么现实的一个人,肯定认为我的想法是发疯。我也真想发一次疯,癫狂一次…..

        我知道,这只是我的一个梦,一个永远无法被丈夫赞同的梦,也是一个永远也无法实现的梦。

        可是,我是多么想实现这个梦!哪怕这仅仅是个梦中的梦。

 

        住在这里的小木屋里,看日出日落,听门前小河流水淙淙流淌,看门前的炮台山山青山黄,望天空云雨飞扬,听夏雷轰鸣,秋雨恣意飘洒,看冬雪大片大片纷纷扬扬落下,覆盖了门前的草原,覆盖了门前的大炮台山,覆盖了小木屋的屋顶,覆盖了门前的每一寸土地,一切物事都呈现出白色,很白很白的白色!好美好美的世界啊,我渴望,我期待当年的那个小木屋会在梦中若隐若现……

       

           我知道,这是一个好难实现的梦。

 

           如今,我只能沉浸在那过去的小木屋的回忆里,在那里辗转流连……

 

           那是我曾经的生命。

          是我和我家人们的生命。

         是我和我家人们的过往,永远留在这里的故事,我们在这里生活过,工作过,甚至战斗过。

       

         人生有很多难忘的记忆永远都不会忘却。

 

         小木屋里有我和家人们太多的回忆,抑或会想起他。

         一个我生命途中过客,至今还留在记忆里的一个像家人一样的友人。今生或许就和家人一样沉淀在这里,无法忘却。他来过我家,和弟弟一起探讨养鸽子,就在那时他给我留下了最初的爱情,一个像松一般常青的爱情,一段永不褪色的感情,朋友的那一句“祥解松深意”,至今尚未忘怀,永远根植在最初也是最后的记忆里。

        上次回来,再见面,之间虽然隔了四十多年,却依旧有一种亲情从内心深处油然而生。他就是我的亲人,一个今生无论如何都不会忘却的亲人。不再仅仅只是朋友,而是像亲人一样的亲人,这无疑是一种感情的自然转换,想我们那个年代,爱情对我们来说是何等的奢侈,虽然彼此就在身边,所有的情感却无法诉说,可望而不可及成了一生的遗憾。

         那时一年当中我们很少见面,他的朋友问他:“为什么不去看看她?”

        他回答的干脆自然:“把感情搁在心里也许好些,我想,人家在做人。”

        当时我在机关工作,就是为了我的前途,他不想因为他和我谈对象而使我的前途受到影响,其实他是为了自己的家庭背景,害怕耽误我。可是我那时的确没有因为他的家庭背景而对他心存芥蒂,也许我不那么唯物,而是唯心吧?只是他太拘泥,太为我着想,太把前途当成一回事,因而小心翼翼的把前途显得十分重要了罢?他因为父亲的历史污点受到牵连,他有能力却不能进机关、不能上大学,所以他也不想让我因为他的原因前途上受到影响。

     我敬重他,尽管后来的岁月里他有了他的作为,凭着他的能力,从连队一个小农工到班长、连长、一直到升到副团长,一个没有大学学历,从一个只有初中水平的知情一路走来,我知道他经过了一次次的努力,依他“做人”的信条成就了自己。

         后来,因为我的离开,进城、进工厂、上大学,最后各自有了自己的家,这往事就成了回忆......

         可是,过往毕竟是一种曾经,一种经历,假如再相遇,便自然而然成了一种亲情,那是一种无法割舍的感情,自然更加无法忘却。

        现在,一切都随着小木屋的消失而远去,一切都随着小木屋的消失,而存留在记忆的深处无法忘却,今后无论时间过去多久,久到闭目长逝,这些人和事也会留在心灵深处某一个刻着记号的地方。

 

         小木屋,我永远的小木屋。

        我的小木屋,我的永远的记忆,你将与我同在,直到与我和我的軀壳一起腐朽……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