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故乡的石磨(猫眼看世界--洞里千秋)

 
 
 

日志

 
 
关于我

我来这里正如我来到这世界,一样的只是一个过客,一个符号,抑或是一片落到地上的叶子.惟有故乡的石磨,它存在,但它却永远只是沉默.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小说 流萤  

2011-11-24 23:19:03|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锲子:他给自己的女儿起名叫:冰冰。  

          这不是一个故事,这只是一个传说;一个虚构的传说,但它却铸就了一代人们的灵魂和热血!

              第一章     爱情大逃亡

               

“弯弯绕”是人们看了电影《金光大道》之后送给他的一个绰号。

    人的生命,原本是个奇迹。冰冰的出生,是在父亲弯弯绕对人生、对爱情完全绝望之后,最后完全由家人摆布娶了父亲战友的女儿朱文珊才得以出生的一个生命。

冰冰的父亲,他本是一个纯朴、单纯、善良的好人。对人生没有太大的追求,也没有太多的奢望。爱情幻灭,他一如既往本分地做人。婚后,他认命,对妻子也很好,一年后,妻子为他生了个女儿,他为自己的这个女儿起名叫“冰冰”。至于为什么,他心里清楚,那是他一段伤心往事的记忆,是他失去一生最爱的记载。他明白:他内心的痛永远会纠结在那里,直到生命的尽头。

尽管他表面上不善言谈,但毕竟自己的那场爱情对于他来说是那么地刻骨铭心!他也是个有思想、有灵魂的人哪!那段人生、那段感情,给他的心灵划上了一道深深的伤痕,这种痛,这种无奈,只有他心里明白。妻子没有说什么,妻子明不明白没有关系,这是他的痛苦,他不要别人来理解,也不要别人来关心,更不要别人来承受。

    然而,这道伤痕在琛的心里竟和他划得一样深。

    她明白:她伤了她一生当中最不应该伤的人,他是无辜的。她根本就不应该在路驿之后认识他。只因为他和路驿外形上是极其相似的两个人,一样的个头,一样的背影,一样的举止,只是一个睿智,一个敦厚;一个眉眼棱角分明,一个慈眉善目;一个刚毅,一个稳健。他们是两个互补,是一体的两个面。有时间她竟然分不清自己究竟爱他们中间的哪一个。但是她毕竟认识路驿在先,是和路驿分手之后才遇到的一峰。他们一起走进大学,又进了一个班级、一个小组,成了同校、同班又是同一个小组的同学。无巧不成书,就在大学的第三年,琛琛和路驿分手,梁子是个心思缜密的人,他从一开始就从琛琛那一双忧郁的眼睛里看出了端倪,因为梁子打从看见琛琛的第一眼开始,就对她有一种说不清的感觉,只是大家在相互认识中知道了彼此的情况,琛琛上学前曾是一个单位的机要秘书。为了她的男朋友最后进了一个印刷厂当了一名小小的排字工,后来才从这个工作岗位上被推荐上了大学。她的男朋友是一个农机场的车工,他们原来是一起上山下乡的知青,又从农场被调进了各自的单位,他们文革前是一个学校的高中同学。下农场后又分在一个连队,一个知青班,他们是在那里建立了恋爱关系的。

    琛琛和路驿是一对只要看一眼对方就知道彼此心思的恋人,如果说,世上真有心有灵犀一点通的话,那就是说的像他们这样的恋人吧?

    可是他们却是一对最不幸的恋人,他们相恋了八年,然而这八年,他们却是天各一方,他们之间的唯一联系方式就是“两地书”。那些至今还搁在各自案几上的一摞子书信就是他们之间曾经海枯石烂都不会变心的誓言。而如今的两人却已是天各一方,音信全无。无奈、无奈!人生有几多的无奈!

    虽说“有情人终成眷属”,但那毕竟只是美丽的神话。

    他们三个就像三个曾经交叉而终究又擦身而过的流星。曾经碰撞过火花,也有过耀眼的光辉,但那毕竟只是灿烂的一瞬。

    此时,琛琛内心的痛是对梁子的歉疚。

    大三的那年冬天,琛琛和梁子在一个农场学校的高中部实习,他们在高一年级的一班和二班担任语文老师,课余时间大部分是在一个教研室度过的,各自备课,写教案,并且准备着毕业论文。他们常常要忙到深夜一两点钟,每当这时候,梁子都会给琛琛准备一份夜宵。虽然那时的饭票百分之九十是粗粮,但每天晚上梁子都会给琛琛一个真正的白面馍馍或者一碗热气腾腾的洋葱面。

    “你哪里弄来的?”她问他。

    “保密。”他朝她笑笑。

    “你的呢?”

    “我刚才在宿舍吃过了。”

    “实话?”

    “当然,你知道的,我可是咱们年级的大肚汉。”他一副老实巴交的样子。

    “好吧,谢谢了。”琛琛笑着说。

    “别谢,我应该谢谢你才对。”他是指她帮他经常整理教案。

    “哦,那算啥啊,应该的。”琛琛笑笑。

    后来她才知道,梁子把他的细粮票都留着给她卖白面馒头了。那是一份对别人施与的感激。

    到毕业分配的时候,他们这些工农兵学员基本上是那来那去,梁子不想失去最后向琛琛表白的机会,一天夜里快回宿舍的时候,梁子把一个信封郑重其事地放在琛琛的面前,说:

    “你等会再看,机密。”说完,没有等琛琛回答就扭头走了。

“搞什么神秘。”琛琛边说边顺手拆看信封,抽出一张纸,那上面没头没尾,只写了8个字,两个标点符号,那就是:“我爱你,可否试着答应我?”后面落款竟然是:“老弯”。

老弯之所以给琛琛这样一封信,是从虹儿那里听到了琛琛和她男朋友之间已经分手的事。

虹和琛琛住在一个宿舍里,因为虹和她的男朋友分手的时候,曾经哭的死去活来。她哭着发誓说:“妈的,老子要是有权,我发誓要杀死天下负心汉!什么狗屁誓言!一辈子不变心。都已经八年了,一个抗日战争那么长啊,如今他说变心就变心了!”

“行了。别哭了。现在他变心还算他有良心,要是结了婚再变心,你就更惨了。”琛琛在一旁劝她。

“不哭,我怎么能不哭?我把整个心都给他了,你现在叫我怎么办?”她抽泣着说。

“人家把心还给你了,你还争什么?你的心他不珍惜,难道连你自己也不珍惜吗?”琛琛的眼睛里是一种冰冷的神情。

“你那么幸福,你根本就不了解我现在的心情。”虹的心难过极了,她知道琛琛的男朋友是个很不错的人,他们相爱甚深。她当然不可能了解现在她所遭受的这种被抛弃、被欺骗的痛苦了。

“我幸福?!”琛琛的心一下子紧缩起来。“人们常常爱说:‘女人心海底针’,我看啊,现在应该改成‘男人心海底针’了。”她说着从枕头下面抽出一个信封,交到正在悲戚的虹儿手里:“你看吧,这就是我的幸福!这是一个月以前我收到的他寄给我的最后一封信。”

虹儿展开那张只有寥寥数语的分手信:

“琛学友:

     我再一次厚颜无耻地给你写所谓我今生与你之间的最后一次信。

这是你记得的第三次,也是最后一次!

   你不要问我为什么,没有理由,也没有任何借口。我只是你生命中的一个不速之客,一个过去人,如果你以后偶尔会想起的话。

不需要原谅,不需要难过,不需要伤心。别了我今生唯一的朋友!

                       此致

                                                革命敬礼!                       

                                                                                 路驿  72. 1.20夜  伏枕”

“什么东西!还玩深沉!”虹儿真想一把撕了这封信,“这种人,你怎么能忍!?”

“不是忍,是受。”琛琛的眼里也有浮现的泪花。她知道人生就是这么无常,没有因果,只有偶然。那就是人们永远都无法把握的所谓命运。

后来婶婶来信中也谈到路驿是在他父母的逼迫下结婚了。她在给婶婶的回信中还说:“如果你们去参加他的婚礼就代我送给他一份礼物,我衷心地祝他幸福。”没有记恨,只有遗憾,没有诅咒,只有一份难舍的不了情。

她说:“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

她记得那个寒风凌烈的下午,十二月的北方,大雪覆盖着天和地,她手中捏着那封信,泪水在脸上结成冰。她伫立在校外那片榆树林里,回忆起他们所经历的种种。

中学时候,他坐在他的课桌前面,由于好斗,经常和同桌的女同学发生争执,被同学们称之为“三八线”之战。而那个女生后来成了琛琛最要好的中学时代的朋友。

文革中,站在最前列的激进分子。带着红袖章造反的一员干将,后来因为他父亲的问题,从此变成了一个郁郁寡欢、沉默寡言的小老头。

下去接受再教育的连队里,成了一个马车夫,又因为唱那首俄罗斯民间歌曲《三套车》,而被批判。

 文革后他从从连队抽回团部宣传队以后,成了一个专门搞创作剧本的笔杆子,大家从此对他另眼相待。

在以后他们的相遇、相知到相爱。那一幕幕,都使她难以忘怀。

后来,虹儿在一次闲聊中把琛琛的事告诉了一峰。这才有了今天一峰给她的这封信。

一峰的心思虽然是蓄谋已久,但他毕竟还是个君子。直到他知道琛琛是自由身的时候,他才不想错过他今生不想错过的人。

“......”看了这封信,她一时竟不知如何是好。老弯对她的好是众所周知,但她却从未想过和他之间会发生这种事,她原以为老弯对她的照顾只是单纯地报答自己对他的帮助,没有想到自己在老弯的心里竟然是......

    “这可怎么办好呢?”琛琛陷入沉思。在她的内心深处从未忘记过路驿,那是一种相知、相信到致死都难以忘怀的感情。没有人可以理解,没有人可以明白,更没有人会相信,但这的确是琛琛在内心深处的一种感觉,这种感觉是刻骨铭心的,是烙在心灵深处的一个永远不会消失的烙印。

     “我怎么回答他?”她拿着梁子的这封信对钟怀秀说。

     “答应他!”怀秀看过信,想也不想就非常坚决地说。

     “什么?”琛琛怀疑自己的耳朵。睁大眼睛惊奇地看着她。

     “看什么看!我说的是实话。没应付你。”她再一次肯定地说。那双大眼睛里没有往日的捏喻和嘲讽。她缓缓地说:“是的,在大家的眼里,老弯和你是不相配,我知道你对路驿的感情,他在你的心里是唯一,是神圣,但从我对他的感觉他对你只是一个影像,一个理念,其实根本就什么都不是。”她看定了她,又说:“在你心里,你把他理想化了,其实他的所作所为算什么?一再地伤你,而且是连伤三次!你还想再经历几个三次?你们都认识八年了!人生有几个八年?老弯是个实在人,他决不会伤你,永远也不会负你。虽然他和你比是差了一点,但爱情也是现实的,也要生活,不仅仅只是幻想的那种罗曼蒂克,不当饭。”

      “吔,我现在才明白,你原来也那么现实。”她有点失落,怀秀一度曾经是她心中的女神,她不仅漂亮美丽,更是才华横溢,她们之间在思想上很相像,只是性格有差异,一个温和,一个锋芒毕露,她就像“杀人蜂”,倘若不慎被她刺到,你就必死无疑。她这时看她的眼神怪怪地。

     怀秀说:“好了,不要用你那种眼神看我,我现在不是杀人蜂。”

     她的分析没有错。后来老温也说老弯不错,老温她们三个是“三剑客”。

     俗话说:人以群分,物以类聚。她们三个在外人的眼里分明不是一路人,但她们哪里知道,她们的骨子里却有着太多相同的成分。她们的很多见解都不约而同的相似,所以这三个性格迥异的人才会不约而同地走在了一起,就像人们在俗话里说的那样:“人以群分,物以类聚”。老温的沉稳、琛琛的温和、秀的犀利是建立在一个相同的理念之上的,她们经常在一起,开始大家说她们是“三家村”,结果此话传到钟怀秀耳朵里,她把那个最先说这话的同学骂了个狗血喷头,再后来,又有人说她们是“三剑客”,这次钟怀秀倒是没有再闹,只是淡淡地说:“这还算靠谱。”从此她们就成了学校有名的“三剑客”。

    她们三个在一起没有争执,犀利的秀对老温有一种发自内心的尊重;而对琛琛却有一种敬爱。沉稳的老温对秀的睿智有一种赏识、赞许、继而又有一种痛爱;对琛琛的温和是一种信任、依赖或许更是心心相印。而琛琛对老温是一种敬重、信赖,更多的是一种家人的温暖;而对秀又是一种强烈地心痛、更或是一种至爱。他们对彼此的感情是会搁在心底深处一辈子都不会改变的友谊和爱!

     这三个奇异的女子到死都深怀念着彼此。她们之间的思念会随着时间的拉长而无限延伸.....

     琛琛听了她们的话,似乎感悟到了什么。这是一种忠言,一种祝福。

     于是,她答应了梁子。

     俗话说:世事难料,就在他们彼此确定关系以后,毕业后回到各自的家乡一年以后,老弯有一天突然接到琛琛的来信。那简直就是一封足以把他打入十八层地狱的炸弹!

   “一峰:

      我实在不知道该如何给你写这封非写不可的信。

      我知道我爱你不如你爱我那么深,但当我答应你之后,我却是非常坚信:我们一定会白头偕老。否则,除非海枯石烂!

      却不料昨天路驿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

      那一刹那,对我来说就是天坍地陷!我们的天塌了,我们的地陷了......

      路驿,他原来还是我的心中那份挚爱和心痛!

      他已经没有往日的飘逸和风采,他那一脸的沧桑、一脸的疲惫、一脸的病态、一脸的无奈、一脸的疑虑。我这般形容他一点都不过分,也一点都不虚假,当他站在我面前的那一瞬间,我知道,我和你筑起的那道防线彻底的崩溃了。

      他的第一句话是:‘我来负荆请罪。’

      他看出了我眼中的疑惑和鄙夷,没等我回答,他紧接着说:‘我也没有想到我还有命撑到走到你跟前的这一天。’

     ‘你?!’我已经泪眼模糊。我起身给他让座。

      他之后告诉我他最后给我的那封绝交信是在他一年前被诊断为‘急性淋巴腺癌’之后写给我的,当时医生预计他最多只能活10个月。

      ‘那时我只有绝望,没有选择,我也不想把这个不幸的消息带给你,长期的高烧折磨着我,他们给我做各种令我难以忍受的治疗,那个时候死亡在向我步步紧逼。我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死,所以.....’我摆手叫他不要说了。一个多么残酷的玩笑!

     ‘直到两个月前,我颈部的淋巴结已经肿大到拳头那么大,他们又一次给我穿刺,这才发现从里面抽出的竟是脓和血,检验之后又确诊是‘化脓性淋巴结炎’。他们给我做了手术,直到昨天还在换药,可我等不及出院,从你婶婶那里拿了你的地址,就从医院坐车赶到你这里。’他终于让我明白他所谓的在父母的胁迫下结婚的真相了。

      此刻我的心在抽痛,为他、为你、也为我!真是造化弄人!这个局面都是我一手造成的。现在这份痛苦却要你一个人来承受。

     我的意思你明白,我要回到他的身边。当我看见他颈部依然抱着的纱布,我想这一年他所经历的那些折磨.不知道他是怎样熬过来的。对他,我感到亏欠,我实在没有想到他为了怕我痛苦,不想连累我,撒了这么一个弥天大谎。

    我没有办法不回到他的身边,对你我真的很抱歉,我知道自己无法叫你原谅我......

    但我相信你会理解我,你也不希望你曾经爱的人是个坏心肠的人。

再见了,亲爱的朋友!或许让我们以这种身份告别 ,才是我们唯一的选择。我永远会记得你这个忠诚的朋友!不,也是爱人!再见,再见.......”

  泪打湿了每一张信纸…… 

她终于结束了这封给一峰最后的诀别信,心里满是悲伤和不忍,他是一个多么敦厚善良的人啊,她完全没有想到自己今生伤的第一个人竟是他!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81)|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