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故乡的石磨(猫眼看世界--洞里千秋)

 
 
 

日志

 
 
关于我

我来这里正如我来到这世界,一样的只是一个过客,一个符号,抑或是一片落到地上的叶子.惟有故乡的石磨,它存在,但它却永远只是沉默.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电视短剧:兰色的梦(秋子作)  

2008-07-26 15:12:39|  分类: 电视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言:爱是永远,爱是绝唱!不然,就不配说爱! 

 电视短剧:《蓝色的梦》

    画面:

    寂静落雨的傍晚,住宅小区的路上,一位老太太踽踽独行。二楼窗前,站着一位气质高雅神情忧郁的中年女人,她望着蒙蒙细雨中,老人的背影消失在对面的住宅楼里,不由地叹了一口气,然后转身坐在临窗的写字台前,写字台上放着一个蓝色丝绒封面的日记本和一张黑白照片,(草坪上站着一位可爱的小姑娘)她的视线定格在上面。

    画外音:

   “她,就是这家的女主人,朋友们都叫她:“诗雨”。诗雨是个离婚的女人,为了上学的儿子,孑然一身已经多年。一向性格沉静持重的诗雨,最近几天却被一个不断打来的电话而弄得心神不宁。

    写字台上的电话铃响着《相见时难,别亦难〉的歌。

    诗雨怔怔地望着电话。

    忽然,歌声嘎然而止。

    诗雨内心独白:

   “莫非又是他?”

    诗雨在房间里踱步,最后走到窗前驻足。

    雨停了,夕阳下,一个男人的身影在楼下徘徊,只见他又拿起手机打着。

    写字台上的电话铃又响起那首,《相见时难,别亦难》的旋律……

    诗雨迟疑片刻,最终还是拿起了电话:

   “喂?”诗雨的声音

   “诗雨,我是忠卿,你在听我说吗?”楼下男子的声音

   “你说吧,”诗雨声音透着冷静,

  “你出来吧,我请你喝茶好吗?”男子在问

    “……”诗雨沉默

   “你听见了吗?”男子又问

     “今天不行,我还有事。”诗雨的语气毫不犹豫

 

     “那……” 男子一时语塞,马上又问:“明天行么?或者后天,后天的后天?”态度诚恳。

  

       

        “还是以后再说吧!再见!”诗雨随即放下电话。

       画面:诗雨站在窗前看着男子怏怏离去。

     画外音:

    “十八年前的夏天, 二十五岁的诗雨,新婚后的第二天傍晚,她和丈夫在院子里散步。”

    画面倒退到十八年前:

    年轻的诗雨和丈夫漫步到街角通道的拐弯处,迎面走来一位身材颀长,气质儒雅的男人,(打电话的男子,不同的是外表年轻些)他和丈夫点头打招呼。   

    诗雨内心独白:

   “那天 ,他站在柔和的夕阳里,脸上散发着红润动人的光泽,笑吟吟地望着我和丈夫,当我和这个男子的眼神碰撞的刹那间,他的表情和神态,让我马上想到自己的初恋。”

     他们擦肩而过。

     彼此又回头望望。(再次相视一笑)

    

      “他叫秦忠卿,是我的同学,也是我们公司的。”丈夫说:

      “是吗?”诗雨的语气淡然。

       “他在技术科做设计工作”丈夫继续说,

      “哦,他设计,你销售,很好啊!”诗雨一副漫不经心的表情。(眼睛在注视路边的花草)

        “很好?他人有点古怪,我们很少来往”丈夫不屑的口气。

        “恩?什么古怪?”诗雨不解的看着丈夫。

        “怎么说呢?嗨,就是很清高,让人无法琢磨。”丈夫的表情有点夸张。

         “哦!或许你并不真正了解他”诗雨一边说着一边再次回头望了望。(下意识的动作)

       画面:(诗雨回头所看见的)

     路上不见他的身影。寂静的小城渐渐隐没在夜幕来临前的朦胧里。

 

       画外音:

       婚后,诗雨开始上班,就在丈夫和忠卿所在的公司财务科工作。

       

      

       清晨,诗雨一个人在办公室里上班,门大开着,无意中抬头看见丈夫的那个同学站在门口,

   “你好,今天能给我报一下出差费吗”他没有踏进门,显然因为只有她一个人在的缘故。

    望着拘谨陌生的他,诗雨反而表情自如。

    “可以,出纳不在,我先给你填好取款凭证吧,发票带了吗?”诗雨的口吻客气而且职业化

    “带了”他从口袋拿出发票,人却还迟疑地站在门口。

     “拿来吧!”听到她发出邀请,他才进了办公室,把手里的发票放到诗雨的办公桌上。       

      拿起发票,诗雨仔细地分类核算。

     此刻,他们近在咫尺。

     画面:

     诗雨飘逸的秀发,簇拥着娇弱的肩头,红润端庄的脸庞上,浓密的睫毛微微低垂,灵巧的纤手     飞快拨弄着算盘,

     画外音:

    “这是秦忠卿第一次如此单独,如此直接,如此近的距离端详诗雨,他甚至可以感觉到诗雨轻柔的呼吸声。瞬间,一种从未有过的温暖悄悄走进他的内心深处。

    “可惜,”他出神地注视着诗雨不由地自语道

   “什么?”听见他的自语,她抬起头诧异地注视着他。

   “噢!”他突然一楞(表情显得无措)

    “恩,我是说,出纳不在,不然的话我可以一次办完。”他支吾着,(说话时,眼睛躲避着对方)

     “她去银行了,下午你再跑一趟吧?”诗雨似乎并不在意对方的异常,一边说着话一边继续工作。她根据发票的分类,填写取款的会计凭证,最后在上面盖上自己的私章。

   “好啦,这是取款凭证,你拿着直接找出纳吧!”诗雨把凭证递给他后,埋头清理桌面的东西。

   “我……”他拿着发票,欲言又止。

   “还有事吗?”诗雨清澈坦然的目光再次定格在他的脸上。

   “不, 没事了。谢谢,我走了”他转身朝门口走去。

    诗雨伫立窗前,窗外风景如画, (她视而不见,表情陷入深深的回忆中)

    诗雨内心独白:

   “这天,当这位被丈夫称为怪人的男子转身离开办公室的那一瞬间,在彼此对视的目光中的,我们第一次清晰地看见自己的影子。目送他远去的背影,我的心情突然变得恍惚,怪人的突然出现,让我再次想起文刚,想起一年前我们最后一次见面的情景,那天是我二十五岁的生日 。”                        

   

    回忆一年前的画面:

    一个乍暖还寒的秋日,诗雨独自走进郊外公园,望着铺满金黄色落叶的草坪,望着湛蓝的天空,诗雨的耳旁回响起一个小女孩和一个少年的对话:

     “文刚哥,你看蓝天好美!”小姑娘的声音

     “诗雨,你就站在那里别动,我给你照一张”少年的声音

      “谢谢文刚哥!我现在想看照片可以吗?”小姑娘的声音

      “小傻瓜,等我把底片冲洗出来才可以看,懂吗?”少年的声音

       “文刚哥你慢点跑,等等我!看我捉了一只蝴蝶,可漂亮了”小姑娘兴奋的声音。

       “诗雨,你看这只蝴蝶多可怜,我们把它放了好吗?”少年的声音

       “好吧。”小姑娘不大情愿的声音

       “噢,蝴蝶飞到蓝天上去啦。”少年和小姑娘欢快的声音

       这时,诗雨的耳旁响起一个成熟男子浑厚的声音——

      “生日快乐!对不起,我迟到了。”文刚从风衣口袋里拿出一只精致的小盒子,笑吟吟的递到诗雨手里。(望着文刚,诗雨的表情还沉浸在回忆里)

      诗雨轻轻地打开盒子,里面有一个蓝色丝绒封面的日记本。

       “文刚谢谢你!”诗雨抚摩着日记本

        “诗雨,你今天怎么这样客气?”文刚奇怪的眼神

        “文刚还记得这里吗?”诗雨深情地望着文刚。

        “怎么不记得,当年就是在这里我为你照的第一张照片。”文刚的手指着不远处的一块草坪,然后用爱怜的目光看着诗雨。

       “你知道吗?从那天起,我爱上了蓝色,后来又爱上了……”诗雨突然把话停住,眼睛里闪着泪光。

        “我知道这么多年为了我,你一直默默地等待。我对不起你!”文刚神色黯然

        “不!是我对不起你,为了自己蓝色的梦,我给你的家人带来那么多的伤害。文刚,你忘掉我吧!虽然,当年你是为了年老的双亲才和她结婚,虽然,你从来没有真正地爱过她,可是,她是你的妻子,你亲生儿子的母亲啊!”诗雨声音有些哽咽,此时,她似乎又听见一个孩子的声音——

      画外音:(一个孩子央求的声音)

      “阿姨,我和妈妈知道你是好人,请你劝爸爸不要离开我和妈妈好吗”

      “诗雨,你今天的情绪不对,一定有事瞒着我,告诉我,是不是有人对你说了什么?”望着流泪的诗雨,文刚急促的追问                                                                                                                                       , “文刚,你什么都别问,你忘掉我吧,也许今天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诗雨的语气非常坚决

    一阵清风吹过,一缕发丝遮住诗雨的眼睛,文刚想用手替诗雨把发丝捋上去,被诗雨用手挡了回去。

    文刚内心独白:

    “诗雨,到底发生了什么,让你变的如此冷漠。那天你告诉我,你二十五岁生日这一天,唯一的心愿,希望我送你一本蓝色丝绒封面的日记本。为了心爱的人的心愿,我亲自为你做了一个蓝色丝绒 封面日记本。虽然,我并不清楚其中的秘密,”

     诗雨内心独白:    

   “是的,此刻我心里藏着一个没有任何人知道的秘密,文刚,今生今世,这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谢谢,你用心为我所做的一切,明天,当太阳出来的时候,这本蓝色的日记本将陪伴我去另一个陌生的城市。文刚,请你原谅我的不辞而别。”

    “ 明天我请假在这里等你,我们好好聊聊好吗?”走出公园分手时,文刚对诗雨说。

     “我们还有见面的必要吗?你多保重!再见!”诗雨的声音有些冷酷。(说完“再见”,她迅速转身准备离开,这时泪水夺眶而出)

     翌日,文刚又来到郊外公园,久久徘徊等待着。

     同一时间,在诗雨家里,诗雨提着行囊准备赶往火车站,走在门口,她不禁地又回头环顾着周围熟悉的一切,表情流露出犹豫,这时,她的耳旁再次回响——

    孩子的声音:“请劝爸爸不要离开我和妈妈好吗(反复重复)”诗雨终于下定决心打开大门。(随着关门声,孩子的声音嘎然停住。)

     画面:(重新回到办公室)

     出纳小蔡(一位年轻姑娘)和忠卿一前一后径直走进办公室,小蔡在诗雨的办公桌对面坐下。背对着办公桌,仍伫立窗前的诗雨,毫无察觉。

    “嗨,诗雨,发什么呆呀?”小蔡拍着桌面

    “哦,怎么是你们,什么时候进来的?” 冷不丁,回忆突然中断,诗雨慌乱中擦拭着泪水

   “看你半天啦,老实坦白在想谁?那么入迷。”小蔡继续开着玩笑(她拿着茶杯准备接矿泉水,所以没有看见诗雨脸上的泪痕)

    “没有啊,你又在胡说什么呀”诗雨极力否认(装做收拾桌面上的东西)

    “还说没有呢,我和秦技术员都看见了。不信你问他!。(特意用手指了一下忠卿)”小蔡不依不饶的样子。

    “蔡会计,赶紧给我报帐吧,今天下午我还有个会,明天一早又要出差。”忠卿突然插话,顺手把办公桌上的餐巾纸悄悄放在诗雨的面前。诗雨感激地望着他。

    “不是说,你下午才回来吗?”诗雨恢复常态,换了一个话题

    “是啊,这不是刚才走到在大门口被他堵回来了呗”小蔡走到办公桌前,大咧咧的用手指指忠卿

    “噢!那你们忙吧,我去库房看看。”诗雨看了忠卿一眼,向他矜持地点点头,然后朝外走去。

     报完帐,忠卿匆匆走出财务科,在走廊上遇见迎面走来抱着一摞帐簿的诗雨,

     “帐报完了?”诗雨问

     “恩,报完了。”忠卿回答

     “谢谢你,要不是刚才你解围,我……”  诗雨有些不好意思

     “没什么,谁都有伤心的时候,你好些了吗?”忠卿关心的问

     “好多了。谢谢”诗雨由衷地说

     “不用谢!在这个城市,你举目无亲,不管遇到什么事情,都要坦然面对”忠卿十分真诚

      诗雨的画外音:

     “那天,在走廊上我和他的谈话的时间,是唯一最长的一次。他说,我在这个城市举目无亲。当时,我并不理解这句话的意思。以为是他的口误。难道说,丈夫不是我的亲人吗?很多年后,当我面对丈夫无耻行径,和卑劣人品时,我终于明白这句话不是口误。而是他比我更早的看透了一个人的肮脏灵魂。

    忠卿的画外音:

    和诗雨这次谈话后,没过多久我和自己的一位同学结了婚,婚后不久,我因为看不惯公司领导的不正之风,和落伍的管理模式而提出辞职。辞职后,我很快被另一家颇有知名度的公司聘用,没有多久,凭借着自己过人的才干,和优秀的品质,公司破格让我出任主管技术的付总经理职务。一晃十八年过去了,有一天,我终于打听到诗雨的手机号,犹豫再三,最后鼓起勇气给她发了一条短信。”

    画面:(回到十八年后诗雨的家里)

    午夜,诗雨斜靠在沙发上看报纸,这时,放在茶几上的手机响了起来,诗雨拿起手机看着上面的短信:

   (忠卿的画外音)“诗雨你好!我是秦忠卿,你或许已经不记得我了,分别的十八年里,我们虽然生活在同一座城市里,却象二位走在各自的平行线上的过客,无缘再次相逢。你不幸的婚姻虽然在我的预料之中,但是,当我听说他对你的无情伤害时,感到万分心痛,和愤怒。和你一样,十八年里我也经历了人生风雨的洗礼,如今,我比原来更加懂得如何去爱一个人,现在我唯一的心愿,和自己所爱的人一起牵手走完后半生,诗雨,你愿意接受一份在一个男人心中珍藏了十八年的爱吗?这个男人就是我,我知道,你一定会拒绝的。但是我不会放弃的,为了爱你,为了等待被你爱,所以我不会放弃!”

    看短信的诗雨眼前再现十八年前的二组画面:

    夕阳下,忠卿笑吟吟向她走来。

    抱着帐簿的诗雨,在走廊上,遇见从财务科匆忙出来的忠卿。

    画外音:

    “诗雨没有想到,发短信的人原来是那个外表气质很象自己初恋的秦忠卿。 面对他的表白诗雨没有动心,虽然诗雨也隐约地感觉到,他和以往那些追求者不一样。但是,诗雨还是决定不理睬他。不过,更让诗雨没有想到的是,从接到短信那天起,果然如忠卿所表白的那样,他开始了对诗雨契而不舍的追求。”

    画面:(交替出现)

    在诗雨的楼下,忠卿站在傍晚的——余辉里—— 蒙蒙细雨中——清风里,(他正在给诗雨打电话的身影)

   一次次都是诗雨站在窗前目送楼下忠卿独自离去的背影。

    画外音:

    “日子在忠卿执着的追求,和诗雨的沉默中悄然过去了二个月。今天是周末,每个周末的傍晚忠卿都会开车来到诗雨的楼下给诗雨打电话,电话的内容都是一个,请诗雨喝茶见面。可是今天他怎么没有来呢?”

    画面:(诗雨的家)

    诗雨伫立窗前,看着楼下来往的人,仍不见忠卿的身影,她又下意识用手按按电话,(看电话是否搁好)这时,墙上的木制挂钟响起来,已经是晚上十二点整。

    画面:诗雨伫立窗前的背影

    诗雨内心独白:

    “日子在我忐忑不安的等待中又过去了一个月,我在等待什么呢?我自己也说不清。一个月前,他突然出现让我不安,而现在,面对他的突然消失,除了不安,我心里还多了一份牵挂。”

    画面:(诗雨的家)

    门铃响了,诗雨开门,一位背着书包,高中生摸样的女学生仔细打量着诗雨。

    “小姑娘,你找谁?”诗雨问

    “你是诗雨阿姨吧?”女学生试探的口气

     “是我,你是?”诗雨有些茫然

     “秦忠卿是我老爸,我老爸喜欢叫我天天,就是天天快乐的意思。”天天快乐的介绍自己

     “哦,请进,天天”诗雨说着

      “噢,你家不大,但是布置的婉约洁净。”天天环顾着室内,然后坐在沙发上。

      “请吃水果,天天,你找我有事吗?”诗雨问(坐在天天身旁)

      “是的,我是背着爸爸,问了很多人才找到你们这的。”天天的的情绪变的低落起来

      “你别着急,慢慢说。”诗雨安慰天天。(把一听饮料递到天天手里)

      “阿姨,你知道吗?最近每天晚上等我睡后,爸爸总是一个人喝酒,以前他是从不喝酒的。我知道他心里难受,因为你拒绝了他对你的爱!”天天有些伤心

     “天天,你怎么知道你爸爸爱我?”诗雨感到吃惊

    “有一天,爸爸喝醉了,嘴里不停地叫着你的名字。其实,我早就知道你的名字,希望你做爸爸的妻子,做我的母亲,也是我妈妈的最大心愿。”天天动情地说着。

    “你妈妈?”诗雨更加吃惊(目不转睛望着天天)

    “我妈妈二年前去世了,你们曾经见过面,你还记得吗?”天天问

    “啊,我们还见过面?”诗雨喃喃的重复着天天的话。(表情茫然)

     “阿姨你还记得吗?四年前的一天,你带着孩子在雨地走,后来遇到的那个女人吗?”天天问

     “哦”诗雨回忆着

     诗雨的内心独白:这是一段不堪回首的记忆,四年前的一天,我突然接到一个电话,打电话的人急促的告诉我,我的丈夫在他的办公室突然生了重病,让我赶紧来看看。

     画面:(诗雨回忆四年前)

    正在上班的诗雨,接到一个电话,她赶忙拿着提包离开办公室,在大门口,她坐上一辆出租车来到一个私营公司,神色焦急的诗雨径直走进一间办公室(门上挂着“总经理”的牌子),当诗雨推开办公室门的一刹那,她顿时楞住了。她看见丈夫和秘书相拥在床上。(诗雨手里的包一下子滑落到地上)

    画面:(公路上)

    诗雨面无血色 ,神情恍惚,跌跌撞撞在车流中的走着,不停闪烁的红,绿灯,大大小小,颜色缭乱的汽车,各种面孔的司机,和他们不同音质的责骂声,顷刻间,都变成了扑向诗雨怪笑的鬼魅。诗雨无声无息倒了下去。

    画外音:

    这场丑剧,是丈夫为了达到离婚的目的和情妇而精心策划和安排的。他没有想到,诗雨没有和他吵闹,更没有向他索要财产。这个除了金钱,一无所有的可怜的男人,永远无法读懂一个外表柔弱的女人内心所蕴藏着的坚强和尊严。离婚后,诗雨带着年幼的女儿毅然离开了家 ,为了节省开支,她在郊外租了一间房子,每天很早起来送孩子上学,然后再赶去上班。

    画面:

    诗雨打着雨伞把女儿送到学校大门外,然后独自往车站走,这时一辆出租车停在她的身边,从车上下来一位面带病容的女人,女人看着诗雨。

    “你是诗雨吗?”女人笑着问

    “噢,是我,你有什么事吗?”诗雨奇怪地看着她

    “你的一位朋友知道了你的情况,委托我来帮助你。”女人真挚地说着

    “我的朋友?他叫什么名字?”诗雨继续问着

     “对不起,原谅我不能告诉你”女人抱歉的口吻

    “这……”  诗雨不知该说什么

    “你的朋友让为你找了一套房租比较便宜的住房,离你上班的地方很近。主人出国了,你和孩子放心的住吧,这是住房的钥匙,和地址。”女人认真地说着。 (把钥匙和地址递到诗雨手里)       

    “大姐,我……”(话刚出口)诗雨马上觉得太唐突

    “没什么,我比你大,你可以这样称呼我,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女人温柔地看着诗雨

    “我可以问下你是谁吗,以后有时间我想带着孩子去看你。”诗雨感激的说

    “我,……我马上要去一个很远的地方,记住,如果有一天,一个深爱你的男人找到你,你一定不要拒绝他,他会告诉你我是谁的,坚强些诗雨,好好过,再见吧 。”女人向诗雨摆摆手,上了出租车。(隔着车窗的玻璃,她冲诗雨嫣然一笑)

    诗雨内心独白:

    “我永远不会忘记,如果不是她和那位不知姓名的朋友无私的帮助,当年,我也许早就倒下了。从那天以后,我再也没有见到那位神秘善良的大姐,那嫣然一笑,是她离去时留给我的唯一记忆。”

    画面:(重新回到诗雨和天天谈话的场景)

   “天天,这几年,我一直都想再见到当年帮我的那个大姐。我没有想到她是你的母亲。”诗雨感慨道

   “我也是在妈妈去世前才知道这件事的。开始我还有些埋怨爸爸,认为妈妈那么爱他,在他的心里竟然爱着另一个女人,这不是欺骗妈妈对他的感情吗?后来妈妈对我说,爸爸没有欺骗她,爸爸是在认识妈妈之前就爱上了你。而且他们结婚前,爸爸就告诉了他对你的感情。噢,对了,妈妈去世之前还给你写了一封信,她让我在合适的时候让转交给你”天天说完,从书包拿出一封信给诗雨。

   画面:

   诗雨在专注地看信

   画外音:(忠卿妻子的声音)

   诗雨你好吗?当你收到这封信时,我已经去了“那个很远的地方”。我虽然只活了短暂的四十多个春秋,但是我很知足。亲爱的丈夫,把本应该我一生享用的爱,在我生命的最后几年里全部提前给了我,我是带着一个女人最满足的幸福微笑离开这个世界的。诗雨,忠卿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男人,结婚前,他曾经坦然告诉我,他心中一直深爱着一位好女人。但是,他永远不会因为这份爱而伤害我,结婚后,我们非常和睦,他遵守着自己的承诺,无微不至关心照顾我和孩子。没有想到,几年前,我不幸得了重病,忠卿除了工作,几乎所有的时间都是带着孩子陪我在医院度过。每次望着疲惫不堪的忠卿,我心都碎了。后来我知道自己不久于人世,看到尚未成年的女儿,和辛苦的丈夫,我想在自己离开这个世界之前为丈夫的未来幸福做点什么,于是我马上想到了你。有一天,忠卿告诉我你离婚的消息,他说你的日子过得很艰难,望着他心事重重的样子,我决定尽自己所能帮你走出困境的想法。

    大雨中相见,我看到的果然是一位品貌端正的好女人。诗雨,请你再次原谅,由于考虑到你的自尊,那天我没有告诉你真相。

    “记住,如果有一天,一个深爱你的男人找到你,你一定不要拒绝。”诗雨还记得我们分手时我对你说过的这句话吗?

    诗雨别犹豫了,做忠卿的妻子和天天的母亲吧,他们一定会象爱自己的亲人那样爱你和你的女儿!

    画面:(信读完了)

    诗雨泪流满面

   “谢谢你妈妈,谢谢你和你爸爸”诗雨的声音有些哽咽                                                。 “阿姨不用谢,妈妈说你和爸爸都是好人,好人就应该得到幸福!”天天眼睛里也闪着泪花

    “……” 诗雨沉默不语

    “阿姨,我已经完成了妈妈交给我的任务,我走了。不过,阿姨,我……”天天突然欲言又止

    “你还有什么事吗?”诗雨问

    “阿姨,你劝下我爸爸,让他不要喝酒好吗?”天天恳求的语气

    “我试试吧!”诗雨回答

    “谢谢阿姨,阿姨再见!”天天又变得高兴起来

     傍晚,诗雨家的电话又响起那首《相见时难,别亦难》的歌,诗雨那起电话

    “喂”诗雨的声音

    “诗雨,我是忠卿,你还好吗?”忠卿的声音

    “我还好,你呢?你怎么一个月都没有……” 诗雨不知道如何说

    “谢谢你还记得我,我……” 忠卿突然有些语塞

    “有什么事吗?请说吧。”诗雨鼓励道

    “这段时间我没有给你打电话,主要是我想给自己一个忘掉你的空间,白天,我拼命地工作,晚上,我甚至用酒精来麻木对你的思念。可是,我失败了,我无法从心里抹去对你的爱。”忠卿的声音突然呜咽

     “忠卿你不了解我。我心里一直装着一个蓝色的梦,这个蓝色的梦已经相伴我许多许多年。当年我就是为了这个没有结果的梦而来到这座城市,后来和你的同学结了婚,为了彻底忘掉这个梦,更为了支撑这个家,我付出了一个女人所有的一切。可是我没有想到,最后丈夫竟用最无耻的手段伤害我。这么多年除了女儿,还有我的蓝色的梦与我相伴。”诗雨的泪水滴落在写字台上那个蓝色丝绒的日记本上。

    “诗雨,你的丈夫已经毁掉了你的幸福,难道你的后半生还要一个永远无法成为现实的梦继续孤独。诗雨,既然是梦就应该有醒来的时候。 ”忠卿的声音很激动

    “我……”诗雨感到迷茫

    “听天天说,她把我妻子的信拿给了你看?”忠卿问

    “是的,谢谢你们为我所做的一切”诗雨说

    “没什么,那都是以前的事。为了我妻子的一片真情,我们也应该好好珍惜自己。”忠卿动情地说

    “……” 诗雨沉默不语

    “诗雨,我现在正在去机场的路上,我去北京出差回来后,你一定要当面答应做我的妻子好吗?”

    “……”诗雨仍沉默不语

    放下电话,诗雨又来到窗前,蒙蒙细雨里,她又看见在小路上上踽踽独行的老太太,迎面过来一对老夫妻,丈夫拿着一把雨伞,妻子挽着他的胳膊,他们不时相视微笑。大红色的雨伞象一朵盛开的玫瑰。老太太不由地停下脚步,用羡慕的眼光目送着他们。望着的老太太走进对面的住宅楼,诗雨仍然站着凝视着住宅楼的那扇灰色的大门。

    诗雨的画外音:“十几年前,她的丈夫和孩子相继离她而去,那时她还很年轻。如今她老了,在这条孤独的路,她还要走多久?”

  评论这张
 
阅读(225)|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