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故乡的石磨(猫眼看世界--洞里千秋)

 
 
 

日志

 
 
关于我

我来这里正如我来到这世界,一样的只是一个过客,一个符号,抑或是一片落到地上的叶子.惟有故乡的石磨,它存在,但它却永远只是沉默.

网易考拉推荐

西南之行:八千里路云和月---(29)  

2007-04-08 00:33: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6.5.14  星期日      阴 (从玉溪到元江行程194公里)29
   
 天依然没有晴,今天我们仍然冒雨前行。朝景洪方向。离目的地不远了,但今天的路有一段非常不好走,坑坑洼洼,水泥浆浆,简直就像沼泽地,走出那段路,我们大家的车已经面目全非了,前面又是山路,按地图上显示的,横在我们面前的就是哀牢山。它位于新平县与景东、镇沅、楚雄、双柏等五县交界处。海拔2080—3165.9米。哀牢山是云岭南延支脉,第四纪喜马拉雅造山运动期间,由于地面抬升,河流下切,高差增大,而形成今天深度切割的山地地貌。由县酒江自西北向东南斜贯直下,江西部哀牢山脉与里洒江为平行走向,山川交错,山高谷深。当我们一路向上,行车快到山顶的时候,雨停了下来,云雾也渐渐散开,天空出现了蓝天和白云,我们停下车,站在山顶四处环顾,山天相接,好像我们一举手就可以触到蓝天和那漂浮的白云。在我们的面前有一个很深的山涧,只见从涧底向上升腾起缕缕青云,慢慢地向上弥漫,渐渐地在山中弥散开来,大家被这神奇的景象深深地吸引了,一个个拿出照相机和录像机把这瞬间的景象纪录了下来。正在我们为这云缠雾绕,巍峨壮观的景象叹为观止的时候,只见雾霭越来越浓,渐渐爬满了上岗,连我们站的脚下也笼罩在浓雾里了。能见度不到五米,看样子我们一时半会是走不了了。于是,我们就地休息,等待着浓雾散去。这时已是午时12点了,大约等了半个来小时,雾没有那么浓了,我们便开车慢慢行走。大概又走了三个来小时,老吴的车前胎漏气了,我们就把车停在路边,二哥和老骆上来帮忙,就在我们换轮胎的时候,只见远远地来了一队马帮。
   马帮的队伍很长,几十匹高头大马,全驮着满满的货物,一看就知道他们是经过长途跋涉,马夫个个肤色黝黑,不过比起电影《茶马古道》里的那些马夫要现代许多,那只是从衣着上来说,或者精神上以及表情里却有着很大的不同,只是我从他们那饱经风霜的脸庞上,依然读出了关于沧桑和无奈,关于疲乏和困顿,我有点不明白,何以在交通这样发达的今天,还要用马这样缓慢的交通工具来驮运货物?我问他们:“你们走这一趟,需要多长时间?”他们回答:“一两个月或更长。”和我对话的是一个三十出头的年轻人,脸庞棱角分明,穿着一身牛崽装,脖子上围着一条已经腿了色的围巾,由于对话,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这是谁家的孩子?这是谁家的丈夫?这又是谁家的父亲?走在21世纪马帮的路上?
   一队马帮还没有在我们的眼前消失,紧接着又来了一队,同样的装束,同样的现代驮队,一些人走在马的傍边,由于长途跋涉,有的马夫脚上的鞋子张着嘴,他们是一些持久的行走者,是一些和马同步的旅人,是一些以行走讨生活的劳动者。望着他们渐渐远去的背影,听着渐渐远去的驼铃,这群人是大山的精灵,整日穿梭与客栈的漫漫长路上,没有尽头,没有终点,只有永远走不完的开始。
   马帮过去之后,老吴的车也基本修好,我们又开始出发,由于路上耽搁的关系,下午七点我们才走到元江。大家见天色已经不早了,就决定在这里安营扎寨了。
  评论这张
 
阅读(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