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故乡的石磨(猫眼看世界--洞里千秋)

 
 
 

日志

 
 
关于我

我来这里正如我来到这世界,一样的只是一个过客,一个符号,抑或是一片落到地上的叶子.惟有故乡的石磨,它存在,但它却永远只是沉默.

网易考拉推荐

偶尔想到  

2006-11-16 19:18:57|  分类: *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在了,不见了。一切的一切都在渐渐地消逝。生命亦然。

在寒冷中度过的日子和在炎热里度过的一样,散漫而无序。只有梦依旧,永远的不期而至,永远的莫名其妙和杂乱无章,似有似无的发生和似有似无的记得和忘却......

  过去的,已经过去。

  未来?未来的不可预见。看她——我称我为她已经惯了——那得过且过的模样,就知道不作为,而无所作为。

  当人们淌过岁月的长河,发现了真理,他的生命才可能成为永恒。如果他在这一趟而过的生命里什么也没有发现,那他的生命就只像一片树叶,无声无息地生长,又无声无息的飘落。一个无为和无所作为的渺小生命。

  写了上面的那些话,好像我这个人还挺那么回事似的。

  近几日,我也无心读书,一心以“收拾家园”为题,搬砖,盖房,清理一片“自由的空间”。

  在家的日子过的飞快,从鸡尾巴跑到绵阳来安家后,我才知道无论怎么安,那都不再是我的家了。

  丈夫说“叶落归根”,可那是他的根不是我的根。在这里我总有一种物非物,人非人的感觉。我想念我生命里的前两个故乡——磨石沟和克库图拜。在思念中百无聊赖的极限里我吟道:“漂泊异乡客,天涯一孤雁。故乡千里遥,家在万仞山。”我吟的声音很小,怕被耳朵灵光的丈夫听到。

  不管怎么说,我已经嫁鸡随鸡了。我们的今生就像一把剪子,永远指着不同的方向,却被一个铆钉铆着。就这么着罢!婚姻是契约,是责任,有时候可能和爱情无关。我的话这么说,好象也不对头,丈夫是我一生中最关心和最爱我的那个人,我不知道在一个人的生命中是不是真有所谓的真爱,或者真正属于自己的另一半,但是,这个问题对我并不重要,这么多年我们一路走下来,彼此好象自然而然的就成了对方的另一半。虽然我们之间没有“极爱派”说的那种“零度空间”。

  身心的疲惫,因彻底的“自由”而得以舒展,我不再起五更爬半夜,为“五斗米”而折腰,仰人鼻息。日子就这么随心所欲的过着,似乎也不再有太多的幻想,太多想做的事,从“美康”的离开,也未向任何人说明理由,因为无须向任何人申请。我一向我行我素惯了,连伊,唐两位朋友大姐也没说。做人原不必做的那么辛苦。

  行走江湖不易,在家中三寸方圆却完全可以来去自如。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